最新版本快手的查找在哪里

♂? ,,

杰西卡静默的坐在床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隔着耳麦她也能想象出对面的车上一男一女之间的纠缠,完是下意识的两只手握紧了床单,她愤然的想要将耳麦摘下来扔到一旁,可是两只手像是抬不起来一样,没有动弹。

好在,过去了不到五六分钟对面就传来了几声女子无比幽怨的娇叱声还有车门重重关上的声音,接下来就安静了。

杰西卡缓了一口气,心里很是恼火,还有些许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失落,似乎正是因为这场男女间的纠缠戛然而止。

而紫云饭店门口,薛晨在后视镜看着羞愤难当且赌咒再也不搭理他的萱姐上了红色法拉利疾驰而去后得逞的笑了笑,然后也驱车离开了。

卓越古玩一周年庆典彻底的落下了帷幕。

薛晨和王东本意不想搞的太隆重,随便一些就好,喝喝茶,聊聊天,可最后的结果却是背道而驰,这次聚会造成的影响是不可想象的。

在第二天,毛丰凯登门挑事但被薛晨狠狠的扫了面子的这件事就传播开了,好似在海城市的古玩圈投了一颗成功引爆的原子弹一般,引起了无法想象的汹涌波澜。

乾隆粉彩?精品钧瓷?还不够?西汉青铜鼎!真正的宣德炉!

这件轶事口口相传,听闻到的人无不脸上微微变色,发出惊叹,暗暗遗憾自己没有在场,没能够亲眼看到这个精彩的场面,没能亲眼欣赏一下这辈子都未曾目睹过的钧瓷和宣德炉。

而卓越也彻底的成为在海城古玩圈内耳熟能详的字眼,变成最为瞩目的一家古玩店,在人们心目中第一第二的万瑞、龙腾两家古玩店都被横空出世的盛世古玩店给踩了一脚,本以为盛世就此会成为海城最具锋芒最吸引顾客的古玩店,没人意料到一直不温不火的卓越将刚刚崛起的盛世一屁股坐了下去,从高空踏进了泥坑里。

盛世经理毛丰凯一时间也成为了人们口中的谈资笑料,在对方周年庆典当天上门挑事,最终自己闹了一个灰头土脸,声名受挫,含恨立场,只能送两个字:活该!

短发美女

而这件事给卓越古玩店带来的一个显而易见的影响就是主动上门的顾客的数量激增,在庆典次日就大幅增长,至少是平日里的三倍,八成客人都含蓄的表达想要瞧一瞧薛晨的珍藏。

而忙的焦头烂额的王东还得笑脸相迎,告知不太方便,笑呵呵的说改日有机会会拿出来给本店的老顾客们一同品鉴把玩一二。

很多第一次上门的顾客很失望,但都没有生气,毕竟是价值几千万的国宝级珍藏,不会随随便便的拿出来很正常,他们也早就有此心理准备。

而老顾客有机会品鉴,那如何成为老顾客?这就简单了,离开的时候顺手买个三五千钱的小玩意,自然就成了老顾客。

一方面是为了改日能够亲眼看一看亲手摸一摸价值半个亿的国宝级古董,另一方面也想着和薛晨、王东交个朋友。

当天晚上门店的卷帘门关上后,两个伙计和王东都累的够呛,几乎快虚脱了。

而第三天,事情彻底的传播开,上门顾客的数量和也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将*日里的七八倍,店铺的门槛都要被踩平了!

庞大的客流量也带来了十分丰厚的交易数量,王东累并快乐,彻底的体验了一回转账转到手抽筋的地步,如果部兑换成钱,足够将他淹没。

在快要关门的时候,薛晨走进了店内,第一眼就瞧见两个伙计瘫坐在椅子上,一个趴在一旁的茶桌上,一个仰头闭着眼睛,双腿蹬直,像是挺尸一样。

听到脚步声,趴在桌子上的伙计头也不抬一下,摆了摆手,含糊虚弱的说道:“今天关门了,不做生意了,明天再来吧。”嗓音里都带着哀求的意味了。

薛晨心里一汗,暗道真是给人累坏了,径直上了楼,看到王东人正在会客室内,背对着门口而坐,手里正拿着一个计算器按着,不断的传出电子女音,播报数字。

“东子,算账呢?”薛晨走过去笑着道。

等王东一扭头,他吓了一大跳,只见王胖子两个眼睛圆睁着,布满红血丝,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一样,脸色有些发白,精神却是十分的亢奋,匆匆说道:“老薛,来了,快坐,猜猜今天咱们店营业额多少,绝对也猜不到。”

薛晨坐过去一把拿过计算器,抓着胳膊给王东提了起来,朝一旁的另一间休息室拽去:“别算账了,赶紧去歇着吧,休息好了再算也不迟。”

“哈哈,老薛,肯定猜不到,肯定的,九十八万,九十八万啊,隔壁周宝福那老小子的宝斋一个月能有这个营业额他半夜都能笑醒。”

薛晨将发出沙哑笑声的王东托到了床上,站在一旁不到三分钟,就听到了震天响的呼噜声。

看到王东累坏了,薛晨也很无奈,他实在是不方便出面,当面拒绝一些老顾客总归是不太好的,所以只能让王东替他回绝了,总不可能真的将几件藏品拿出来任由上门的顾客抓摸。

而九十八万这个营业额也让他小吃一惊,算上新开业的盛世,海城市如今一共二十八家古玩店,每个月的营业额能够稳定的超过一百万的最多也就六七家,可是今日一天卓越就有九十八万的营业额,的确非常难得,简直就是井喷,火山爆发!

而这种火爆的场面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才终于渐渐的趋于平稳,但客流量较之庆典之前依旧有所增加,增长了五成左右,两个伙计也都没有喊累,因为工资和奖金都上涨了一大截。

海城市内一位私人收藏家的手里有一座宣德皇帝督造的宣德炉的消息甚至传出了海城,在大半个云州省的古玩圈内都成了一个大新闻。

……

薛晨开车进了一个小区,停在了洛冰家的楼下。

在庆典结束后接连三天时间,王红梅给他打了四次电话,邀请他去做客,心中虽然对于洛冰母亲王红梅的观感依旧不太好,但考虑了一番还是过来了。

当他刚一下车,洛海一家三口就都出现在了楼梯口来迎接他,显然是有人一直站在窗前注意着楼下。

薛晨迎了上去,淡笑着说道:“洛叔,王姨,不用麻烦下来接我,我自己上去就可以,太客气了。”

王红梅一脸笑容,眼角的褶子笑开了,一把拉住薛晨的手:“没关系,上楼吧。”

一旁,洛海也背着手,一脸和气的笑容。

看到两人热情无比,薛晨眼前却恍惚了一下,脑海中骤然闪现了一年前那两张冷的能刮下二斤霜的脸。

洛冰静静的立在一旁,一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色齐膝长裙却穿出了不一样的韵味,如月夜悄然绽开的一朵白莲,清新淡雅,不争不艳,上传到网上不需要修饰就可以直接当做服装模特了。

她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薛晨眼神一瞬间的变化,而对他很了解的她也隐隐的猜到了一些东西,内心忍不住一叹,心中有些幽怨。

那件事理应责怨父母,但是她一直默默的没有同父母争吵过一次,尤其是回想到小时去练舞,无论刮风下雨母亲都雷打不动的去接她,回来后她的浑身还是干爽的,可是母亲却湿透了,她怎么能去怨?

上了楼,薛晨将一个巴掌大的黑色礼物盒递给了洛冰:“这是我从内蒙回来答应送的。”

“谢谢。”洛冰接了过来。

“小冰,打开看看啊。”王红梅从厨房走出来,很是意动的催促了一句。

洛冰默默的打开了盒子,将盒子内的一块玉石拿了出来,是一条小狗,也是她的属相,她一直很喜欢也想养一条小狗,但是父母不同意,只好作罢。

王红梅见是一块绿色的玉石吊坠,眼睛一亮,匆匆笑着说道:“薛晨,太客气了,这是翡翠的吧,应该挺贵吧,真是让破费了。”她只知道绿色的玉石是翡翠,而且价格很贵。

“不是翡翠,是一种近些年才开发出来的玉石,叫做佘太翠,价格也不高,不到一万块钱。”薛晨如实说道。

王红梅哦了一声,看样子是略有些失望,回身去厨房了。

“很漂亮。”托在手掌心里,洛冰仔细看了看,玉质晶莹剔透,小狗的造型很可爱,她的确很喜欢。

这时,洛海手里捧着几个盒子慢腾腾的走过来放在了茶几上,扑打了一下身上后笑着说道:“薛晨,这几件是我这些年收藏的,正好这次过来,帮我瞧瞧,有没有收藏价值。”

“好。”

薛晨站在一旁,看着洛海将收藏一件件的从盒子里取出来,东西不多,一共才七八件而已,也很杂,有瓷器,有玉器和一幅书画,还有古钱……

洛海笑着说道:“薛晨,来我家总是带礼物,怪不好意思的,这样吧,看上哪一件就送了,也算是洛叔的一点心意。”

薛晨眼睛眯了一下:“哦?洛叔真舍得?”

洛海自然知道自己这些收藏的价值,最贵的也就三五千,便宜的才几百块得来的,就算送薛晨一件也不心疼。最新版本快手的查找在哪里